【荔林心语】方向大致没错 就值得一直努力下去

作者:林焕明        点击数:102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年10月10日    

在一回首间,才忽然发现,原来,我一生的种种努力,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。为了搏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,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。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,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,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。席慕蓉《独白》

过了很久,发现现在只希望能写好自己的故事,也不在意格式,也不过分强求文字的好坏。

不管如何,总希望能到自己的北方看看。

阳光、操场、教学楼,很快很快都成了回不去的青春,都说人长大了看问题看世界的角度都会变,会很珍惜,因为对于时间有了敬畏。

已经过去的人生有许多的定位,有自己愿意的,也有别人强加的,不管如何,还是到了现在。方向大致没错,就值得一直努力下去。

想起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夜晚,行李里装着从小城镇带来的宁静,赶着隔天报到注册,夜里的大巴呼吸着,我不知道他们正梦着什么?窗外霓虹闪烁,黑夜如此冷清,高速路上偶尔有车辆呼啸着疾驰而过。

尽管晚了一个小时,终究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,就这样过了四年多,我们还是不熟悉遇见过很多人,写了很多关于他们的故事,有过很多梦想,我也变了很多。

知道有些事情无法强求,所以更珍惜,可能是分离看的多了,比起以前更容易感动,徘徊在现实和理想之间,明白了很多事情,时间和经历真的很神奇,不用刻意去追寻,慢慢的就改变了一个人。

那年夏天,不再害怕一个人拖着行李去陌生的城市。

上大学之前,有过改变自己的想法,也做到了。以前因为人比较笨,只有很努力才能追的上成绩排在前面的同学。我相信是缘分,我的人生我的青春里该有它的存在,该让我遇到所有给予我故事的人。

因为是新环境,没有人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,真的我也变了,从以前安安静静的我变得能疯能闹,有许多的尝试。不过那时候还不懂得成熟的含义,不知道世界是很大的,所以蛮任性蛮自我的,很敏感,稍微有不顺我的意就闹脾气,也感谢那些包容我,还一直都在的人,谢谢,真的谢谢。

原谅我那是我第一次用新的性格去相处,我也不蠢,时间会让一个人慢慢从自我到看清自己的位置。

会闹会玩,但是也有了自己的想法,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,从同班同学到部门的伙伴,再到师弟师妹,一路上认识了很多人,他们有各自可爱的模样,那个时候算是青春最活跃的时期,没有很认真的上课,考试前很认真的复习,成绩也还可以。

跟着一堆人向北向南,笑得很开心。

到了毕业的时候,很多人会迷茫,我还算看的清了,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,其实上大学以后一直就有目标,就是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,所以我没有迷茫,只是一迈进毕业季,自然而然整个人都变了,变得很深很沉,不再喜欢闹腾。

会一个人背着包到处走走,看看这座城市,每次在地铁上、公交上,都会不经意的看到各种人生,也会想很多,只是这种想很多不再是大一的时候的那种无理取闹和敏感,而是对自己人生和对周围的生活的态度的思考。

一直以来我都很听爸妈的话,也一直都很乖,现在的听话是一种尊重,青春没有固定的形态,有人是叛逆的,有人是听话的,我该是属于那种听话的,努力只是为了以后有能力保护自己爱的人,不想连这点能力都没有。

是有许多事不像我们计划好的,想像电影一样的生活,能找到自己就不算错过,我也不后悔做过的所有事,那都是那个时候自己的做出的选择,面对着人山人海,希望还能剩下诚恳。

才发现自己心里的故事已经快满了,平淡着,就这样过了许久。还记得几年前,微风还在吹。慢慢地,我发现我的心也开始变了,弥散着缄默,觉得蛮平静的,现在。

是不是长大了都这样,笑变得很浅,浮在表层,以前的自己会附和生活的热情,现在是累了,还是成熟了,我不知道,温暖和荒凉都是一瞬间的事。

或许是之前太过拥挤,我现在才学会沉默,还是像从前一样对待生活,只是多了一份低气压,不是情绪的低,我把它定义为重量,一种渐渐变成大人的重量,生活没那么严重,也没那么轻快,把小情绪掩藏,不再轻易情绪化,所以最近的我不是装冷,不是犯病。

从路人变成追太阳的路人,走了那么长的路。

来到这座城市几年的时间,走过的地方不是很多,感谢一路上陪着我的人,不管向南还是向北,觉得该做的就去做,错了也就错了,总比后悔强,给我也给你们,我很容易忘记的不时常提醒自己的话,有时候一个犹豫就错过了。

飞逝而过的站牌,车上陌生的面容,窗外的车水马龙,很多时候不得不去拥挤,去附和,去迎合内心所不齿的事情,就希望初心不变。

从前的日子在平原上像一座城慢慢地立了起来,方向对了,就不管向北向南,还是向东向西。

时间过很快,忽如远行客。